辰澈

4.15

8.31

公道自在人心

回眸一眼就无穷

【喻黄】Youth

-新人第一次发文小学生文笔请多指教ww

-BGM:戳爷TroyeSivan的《youth》

0.

  最后一次问你,你是要跟我安然无恙互相道别,还是直面火光响彻天际。

1.                                        

  黄少天一直觉得,小时候最幸福的事就是在电风扇下叼着根冰棍,翻阅着同学那儿借来的热血日漫,幻想着自己也将有段不同寻常的青春,也会成为别人眼里闪闪发光的偶像,然后大手一挥,把那张不及格的数学试卷扔进垃圾桶。

  就怀揣着这样的理想,黄少天毕业于于一所二流大学,成了个只会耍耍嘴皮子功夫的实习记者,靠写些离题万里的小报道度日。

  可很快他连房租都付不起,索性将自己整个打包,暂住在朋友靠近郊区的老房子里,过上了小时候吹电风扇啃冰激凌的生活,还自认为挺幸福。

  可报社主编在和黄少天谈了一小时心后,叹口气说,黄少天啊,记者要具备的素质,黄少天只有一点。黄少天很激动地说哪一点哇,思维活跃还是语言新颖?

  那边顿了顿,厚脸皮。

  黄少天没有半分迟疑,果断挂了电话,红色摁键按下,也相当于啪一声断送了这份工作。

2.

  挺好玩的。

  那个晚上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思考将来何去何从,就在打开柜子时赫然发现红烧牛肉和香菇炖鸡都已经没有了存货。可非常不合时宜地,一阵烘焙曲奇饼干的香味爬过窗子,拼着命往黄少天的鼻子里钻。

  我x。

  黄少天狠狠咽了口唾沫,回想起白天在电梯口碰到的一脸温和笑容的男子和他手里的一袋面粉,确认那就是自己隔壁似乎人很好的房东,最终抵不住诱惑,决定发挥一次所谓的“职业特长”,啪啪拍两下脸,让自己的的笑容看起来更热情些,迈步跨出了房门。

3.

  黄少天意想不到,那名叫喻文州的男子真的为自己打开了房门。在楼道的灯光下微笑着听黄少天结结巴巴解释了现在的情况,然后端出新鲜的巧克力曲奇放在了黄少天的面前。黄少天第一次觉得,没办法用语言表达对人的谢意,而且还是个陌生人。

  喻文州介绍说自己是个作家。黄少天狠狠地向这位不知为何能让自己安全感的男子发泄了今天下午那通电话带来的不愉悦,然后叹口气说,看你气质这么好,还居然会自己做饼干,生活一定挺幸福吧。

  所以你这是在采访我吗?喻文州笑着将一杯橙汁放在黄少天面前,说知道吗,别再看那些热血漫画了,都是骗人的。对了,那个饼干留一点,少天别吃完了。

  ——就是这样天生让人产生亲近感的人,不过一会儿就开始喊自己少天了。黄少天有些疑惑的问为什么,喻文州轻笑一声,说这是女朋友点名要吃的。

  他的尾音很淡,散在寂静的夜色里。

4.

  这还不算高潮。

  高潮是黄少天听到这句话后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然后恭敬地向喻文州道谢,准备离开这儿,却发现钥匙落自己家里了。

  这叫那什么,人倒霉起来喝西北风都能塞牙。

  黄少天尝试着用最婉转的语言和喻文州解释这一切,却听到他的声音,你留着吧,正好,刚才那个问题我还没有回答你。

  你感激地一时说不上话,忽略了他眼底深藏的一抹柔和。

5.

  那个晚上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没有睡,借着窗外稀薄的星光聊天。

他说,美好的青春谁没有憧憬过呢,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看《意林》上那些满是幻想的文字,想让自己也沉溺其中。可我发现,那些故事也只是写写而已。想不到吧,现在我也成了这样欺骗小朋友的人。少天呢?小时候也这样被骗过吗?

  喻文州突然发问,黄少天先是呆滞几秒,然后打了个激灵,猛甩几下头,尴尬地笑起来说什么啊我以前很少看书的啦所以现在写作才这么差哈哈哈哈。

  不就是为了掩饰刚才偷偷看喻文州在一片漆黑中眼里闪着星光的样子,不至于这么夸张吧。黄少天在心里翻个白眼。

6.

  那个晚上就这么过去了,除了黄少天身上大大小小十几个蚊子包,也没留下些什么特别的回忆。生活还是照样过着,黄少天用自己的三寸不乱之舌说服了另一家小报社的社长,同意给他个杂志编辑的职位。

  偶尔在橱柜里的方便面都被清空之时,黄少天也会厚着脸皮去敲喻文州的门,再和他随便聊聊天。聊他,聊黄少天,聊喻文州的女朋友。

  这个话题黄少天是不怎么愿意提及的,因为每次提及这个话题时,喻文州脸上都会带着苍白的笑意,叹口气带着沙哑的嗓音分享些有关她的琐事,多数是今天她又为了怎样鸡毛蒜皮的小事与自己闹矛盾或者吵架。

  那多不值啊!黄少天皱起眉头,每次刚想拍桌子站起来,甚至给那个胡搅蛮缠的女人打通电话,喻文州冰凉的手就轻轻覆上黄少天的手,轻轻拍拍。

  黄少天哼一声,装作不经意挣脱开他的手,撑着自己的脸颊,试图用胳膊掩盖自己有些发红的脖根。

7.

  黄少天对喻文州有种似乎与生俱来的信任感,却唯独不相信他所说的“没有真正的热血青春”。迷信也罢,幻想也好,黄少天总觉得他人生中那个真正光彩绚烂的篇章还未到来。

  任心遗落,再难找寻。黄少天咬着筷子想了好半天,憋出一句理由来。喻文州听了一下子轻笑出来,捂着嘴说少天好文采,然后黄少天自己也忍不住哈哈哈哈起来。

8.

  小杂志,销量当然一般般。那天晚上黄少天闲着无聊,从QQ里扯出和喻文州的聊天框,打趣似的问喻作家有没有什么新作呀给点面子愿意来我们杂志上发表一下。

  滴滴声响起,几乎是秒回。一个word文档,下面附字说写了很久的故事,不知道能不能发。黄少天的眼皮跳了跳,双击鼠标打开了文档,却一下子被吓住。

  一个耽美故事。

  黄少天:女朋友不知道?

  没有回复。

9.

  黄少天开始彻底意识到两人的关系不对头时是在一个夏夜。他站在阳台上和家人打电话,黄少天坐在沙发上捧着本书,心思却完全在偷听喻文州讲话。他咬字极轻,听得黄少天心有点痒,好像被猫爪子一下下挠着。

  电话那头是个中年妇女急切的声音。她先是不停问着喻文州的生活近况,在得到肯定答复后随口问了句“和她有没有结婚计划啊”。

  黄少天一诧异,心一下子被揪紧,连呼吸都有些急促。然后他听到喻文州说,在考虑呢。他的声音极淡,好像下一秒就要被晚风吹走。

  然后黄少天脑内一下子死机,冲去阳台摁掉喻文州的电话,眼泪夺眶而出大吼着你他妈绝对不许把你的人生就这么糟蹋了。

  老子会心疼。

10.

  其实那时喻文州早已与女朋友和平分手,只是不想这么早告诉母亲而已。可他想不到的是黄少天如此大的反应和满含泪水的澄澈眸子。

  他安抚似的拍拍黄少天的肩,扯出两张纸巾递给他。喻文州动动嘴想说些什么,最终却没有说出来。

11.

   那天晚上十点多,手机屏幕忽然亮起来。QQ特殊提示音使喻文州放下手中的书本,拿起手机,却一下子愣住。

  少天:真的值吗

  没有标点符号的四个字让喻文州立刻意识到或许发生了些什么,皱起眉头到他家门口按着门铃。

  半晌之后门吱呀一声打开,喻文州看到的是一个跌倒在地脸上满是泪痕的黄少天。他缓缓抬起头望着喻文州,发红的眼里蒙着层薄雾。

  喻文州仿佛被定在原地。

  喝酒了?他紧锁着眉头,将他从地上慢慢扶向沙发。喻文州抬起手腕,轻轻替他擦拭去脸上滚烫的泪水。可他的手腕猛然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又轻轻松开。

  四目相对,喻文州忽然鼻子一酸,视线模糊起来。这个可爱的人呐,这个敏感的人呐,这个为喻文州如此感情用事的人啊,终究还是让喻文州输得一塌糊涂,又心服口服。

    从头到尾黄少天什么都没有说,黯黑的眼睛一直盯着喻文州。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内心这份疯狂幼稚甚至不切实际的爱还能隐瞒多久。或许永远无法重见天日,或许在岁月的消磨中慢慢殆尽。可他更不愿意看到喻文州因为另一个人而折磨自己,他痛彻心扉,又举手无措。

  黄少天突然笑起来,是那种孩子气似的笑,眉眼都弯起来。

  诶?他的嘴角上扬着,你和我喜欢的人长得好像哇。

  喻文州看着他,滚烫的液体滴在黄少天白皙的手腕上。

 

  那你能不能帮我转告喻文州,我喜欢他好久好久啦。

 

  那一刹那喻文州突然想起曾经看过的一句话,说人们在说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时,眼里是有星星的。

  黄少天的眼睛中,是有星星的。

 

  好巧啊,喻文州笑着说。

  他已经知道啦,而且,他也很喜欢你。


  非常喜欢。

 

11.

  接下来的事谁也不知道了。比如在一个晚上,天空干净透彻。喻文州策划了为黄少天一个人的烟火表演,想告诉他,原来以前自己所谓的“没有青春热血”,只是因为没有遇见他。而现在,真正的绚烂要到来了。

  那一刹那,黄少天耳边的,是无数如同繁星般灿烂的灯火,闪烁着在天际飞跃,炸裂,绽出绚烂的光彩,向他们直面而来,宛若天堂。

12.

  我的青春我的热血都属于你

  游走天际啜饮瀑布

  真相响彻天际你无法视而不见

  牵着你的手我们一起走

Fin.


评论(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