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澈

4.15

8.31

公道自在人心

回眸一眼就无穷

【叶修中心向】光心

《光心》

叶修中心向  可能有bug务必指出多谢!!

BGM:《追光者》-岑宁儿

送给 @浅瑜  新的一年要更好呀

 顺便 @五六就是五六 


 

叶修习惯性地点燃一支烟,走出兴欣网吧的大门。

现在暂且是第八赛季末,不远的公交车站上轮回对战蓝雨的海报已经贴了上去。而嘉世大楼上枫叶型的队徽发着橙光,好像稍微刺眼了点。

不到一年前,他的对手是职业联盟里一个个顶尖大神。而现在,他的对手只是一只只野图boss和各大战队的下属公会。听起来落差稍微有些大,叶修起初也不是很适应。

很多熟悉的东西都没了,那件以前天天披着的橙红色的外套已经被压在了杂货箱的最底部,而一叶之秋的账号卡或许正孤独地躺在对面的大楼某个漆黑的办公室抽屉里。

 

2014年,十七岁的叶修要面对的是那个咄咄逼人收上网费的小网管,荣耀第一区里各大公会的拼命纠缠和自己可怕的家里人,或者说叶秋那小子。

叶修无疑是让荣耀第一区无比头疼的玩家。竞技场碰上一叶之秋,大多数普通玩家直接GG了,因为结果一般也不会有什么不同。而还总是有那么几个玩家喜欢迎难而上,一看对手是一叶之秋就来劲。

比如大漠孤烟。这位拳法家和他惊人的竞技场胜率也是远近闻名,但按叶修的话来说,一碰到自己,大漠孤烟的胜率呈泥石流型下滑。

毕竟那个时候,所有人都还年轻,有足够的精力想方设法地让自己耀眼些。

还没有职业联盟的时候,荣耀只有一些几帮兄弟组织起来的小型社区比赛,或是一些公会之类的线上切磋。叶修无疑是很热衷参加的,几千块钱的奖金到手也能开心好一阵子。然后有一天,一场公会间的比赛,他随便选了个叫嘉王朝的加入,脑子里还在想着拿到钱要去多买两包烟。

最终那场比赛,大漠孤烟还是倒在了一叶之秋和气冲云水的双面夹击下,嘉王朝胜出。然后叶修在频道里打出“霸气雄图不行啊大漠孤烟,来我们嘉王朝吧”。

 大漠孤烟回呵呵。

 

 而那场比赛三个月后,就是荣耀联盟正式成立的消息公布。叶修披着那件胸口处写着“叶秋”小小二字的队服外套,用战队办公室里的座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还好是叶秋接的,他很有礼貌地问是哪位。

 然后叶修说,喂,你小子要红了。

 一个月后,叶秋铺天盖地地看到自己的名字,旁边是一叶之秋的飒爽英姿。但不知为何,这一位叶秋大神总是不露面。

 

 叶修把烟熄灭,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寒烟柔和包子入侵早就准备好了,再加上一寸灰,应该可以刷刷副本的。

刷副本对于叶修来说也是有些陌生的。正式进入职业联盟之后,当然在网游里的时间会缩小很多。

前三个赛季的联盟还不算成熟,叶修打得也不算困难,但足够认真。他承认,第三个奖杯到手时,是有那么些激动的。这种激动是现在任何一位选手应该都体验不到的——王朝建立的激动。

嘉王朝,嘉王朝。那天观众席上的粉丝们疯狂地喊着,他们认为这样的王朝会长长久久。嘉世在他们心中成了一个传说,而叶秋,就是缔造传说的神。

斗神,斗神。他们又喊着。

那个时代对于叶修身边的唐柔或包子,已经足够遥远了。叶修想想就觉得好玩——当时街上十个荣耀粉里,七个可以满面自豪地说我粉嘉世,粉叶神。

 那时的叶修已经是整个荣耀光芒的最中心点,是无数玩家和职业选手只能仰望的存在。但21岁的叶修却不知道,中心的光点,最闪亮,却也最刺眼。

 第四赛季最后输了,但叶修个人觉得输得并不惨烈。他对自己说,明年再来呗。

 再来。

第五赛季,第六赛季,第七赛季。叶修身边的队员在增多,装备在提升,水平也在增长,为什么联赛成绩却偏偏在下滑。但他感觉到了,感觉到了身边队员甚至经理看自己的眼神在不断地变化。

 第七赛季,嘉世离积分榜第八名的队伍差1分,止步常规赛。

整个赛季弥漫在嘉世的那种感觉让叶修觉得极其难受。现在想起来他都有些膈应。他真的永远忘不了战队经理在第七赛季后把他叫到办公室里的那段痛骂——听上去,拿三个冠军奖杯是叶修不费吹灰之力免费赠送的。

粉丝口中的无敌叶神,终究成了没有商业利用价值的碍眼存在。

 

然后就是第八赛季,然后就是现在。苏沐橙说留在队里总比在外面当网管好,叶修却只是笑笑,他下定决心离开这个早已变质的虚假王朝。

一切谈妥后叶修最后一次回到自己在嘉世的办公室。他拉开抽屉。里面是两包烟,两张账号卡。

 君莫笑,秋木苏。

 

包括现在。他们再次创下了副本通关记录,几家公会在频道里哭天喊地。但叶修总觉得还差点什么。直到第八赛季总决赛,他们和网吧的顾客们一起用投影看了比赛直播。

最后荣耀两个大字跳脱而出,闪闪发光。然后轮回的选手们一个个站上领奖台,捧起冠军奖杯。

观众们议论起比赛内容,而叶修却突然开口,问身边几个人:你们想要吗?

这句话说出口得连叶修都觉得有些突然。

但兴欣战队就这样成立了。挑战赛一路打得也不算非常艰难,直至面对嘉世,面对一叶之秋。

叶修在比赛前点燃了一支烟。他第一次感觉自己真的不是那么年轻了,离当年操作着一叶之秋所向披靡的时光越来越远了。嘉世变了,一叶之秋变了,而自己呢?

然后君莫笑战胜了一叶之秋,以0.03%的生命成为最终站在场上的人。

叶修想,幸好自己还没变。

叶修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但却固执地坚持着自己追求荣耀的方式,从未改变。

 

第十赛季就这样开始,兴欣鲜红的旗帜就这样飘扬在了萧山场馆里。许多观众翘首以盼着这支战队能在对轮回的比赛中创造些什么奇迹,等到的却是一个十比零。

不过如此,人们这样评价着兴欣,甚至叶修。荣耀论坛上一名玩家从这场比赛中彻彻底底分析叶修的表现,最后总结:他真的老了。

陈果看了之后简直想手撕这名玩家。叶修却把烟按进烟灰缸里,说这种人太多了。多到尽管用真正的实力来证明,都没法让他们全部闭嘴。

事实上,从叶修刷卡第一次登录荣耀开始就招了无数仇恨。从一叶之秋和秋木苏横扫副本记录,到嘉世从第四赛季开始一次次的成绩下滑,然后再到君莫笑将第十区搅得天翻地覆,在那些不喜欢叶修的人眼里,他算是有十万宗罪了。

那就只能尽全力了,叶修这样说。

于是人们就这样看着这只草根战队从积分榜十几名一点点挺进季后赛,看着叶修自己刷着自己的连胜纪录。

说他不累恐怕没人会信的。暂且不说个人赛团队赛的每一场战术布置,人员安排再到临场发挥,耗费精力是一定的。有时候陈果觉得,叶修真的是在拼命,真正意义上的命。

 

总决赛前夜,电竞之家官方微博发出了一片长文,分析兴欣战队从挑战赛走到现在一路的艰苦不易,也表达了对他们明天的期待。文章专门有一大段分析了这位不少人心中真正的“荣耀第一人”,说他用自己的实力和信念书写着真正的奇迹。

文章最后说,希望这个奇迹能有完美的句号。

幸好,事实的确如此。

叶修回忆起总决赛团队赛最后那6.5秒,都觉得自己当时已经处于失控的状态,完全是下意识的操作。沐雨橙风倒下,但他脑子里却完全没有什么轮回还剩三人的杂念,而只有一句话:不能输。

为远去的故人也好,为身边的队友也好,为自己的信念也好,为十年的荣耀也好。

 

然后,一切就结束了,在永远抹不掉的光辉中结束。

最终叶修还是回到了光心点,成为一个很难用一个名词完全概括的人。最终,人们还是习惯性地以敬佩的眼神注视这一位被封为真正荣耀第一人的前职业选手。

直到现在还是有不少记者愿意去兴欣网吧蹲点,试图能得到一些有关叶修的信息。他们总是很好奇:为什么当初嘉世三连冠后成绩越来越差?为什么叶修第八赛季居然只能退役?为什么叶修可以在网游里聚集这样一群有才能的新人?兴欣夺冠的最终秘籍究竟是什么?

陈果只能无奈地面对这群记者,心里骂着那个远在苏黎世估计成天游手好闲的中国队领队。

前几天陈果打电话给他,问对于你自己对于最后的成功有没有什么想说的。叶修愣了愣,说没啥好说的,就只是不顾一切地追求胜负啊。


他还是有很多事不知道,比如自己完全不懂游戏的家人愿意守在电视机前观看每一场有兴欣的比赛,比如世邀赛国家队全员还是会发自内心地为队里有这样一位领队而骄傲,比如无数人心里,荣耀游戏已经和叶修这个名字分不开了。

 


世邀赛结束,叶修一直在兴欣网吧里帮战队些力所能及的忙,混混公会做做装备。而新年将至,叶修才回了趟家。

B市雪下得很大,洁白地都有些不真实。叶修没有告诉任何人他要回来,一个人慢慢地走到了小区楼下。新来的小保安是个荣耀粉,看到他的脸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拿出一张纸要签名。

叶修签上自己的名字,说很丑啊你别介意。

他从头到尾都觉得,自己就是个普通人。

他继续慢慢地走,走到楼下时发现,叶秋居然站在那儿,好像是和谁再打电话。这小子,这么久不见好像又高了吧。

他喊了声叶秋,心说我们小区应该没有霸图粉吧。

 叶秋挂了电话正准备上楼,听到有人喊他,回过头去。

是他的哥哥。

他有些愣。

他偶尔会想想从前的日子。七岁的叶修没有一次考试不需要借鉴叶秋的答案,十三岁的叶修开始用叶秋这个名字天天泡网吧,十七岁的叶修干脆拿走了叶秋的身份证,从此还一去不返了。二十一岁的叶修已经名扬荣耀,创立王朝了。

而叶秋最近一次看到这张脸,应该是在世邀赛结束的发布会上。

叶秋觉得自己的大脑一下子没法思考了。

这么久以来,他觉得自己和叶修完全是两种不一样的人生。

这个人和他有着几乎相同的相貌,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以及遭遇,尝过自己从来想象不到的苦,知道什么叫真正的荣耀与失败。

 他早已背负了万千荣光与其背后的所有艰辛,却在漫天大雪中褪去所有光环,看起来就是个普通人。他曾经是无比厉害的角色,现在他只是叶秋的哥哥,亲切得陌生。

 叶秋突然笑了,奔跑过去,一下子拥抱住他的哥哥,差点让叶修倒在雪地上。

 “干嘛,这么想我啊。”叶修看着他,嘴上还是忍不住嘲讽一句。

 叶秋切一声,说,“拥抱一下冠军。”


 他还想说很多,说你的每一场比赛我都有看啊,最后一场决赛真是太帅啦,说我怎么突然觉得,哥你这么好。



 他滚烫的眼泪不争气地滑落下来,晕开一片雪花。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