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澈

4.15

8.31

我见青山多妩媚

【喻王】荒源(5-8)

摆渡人设定 和原著有差别 ooc预警
@言往和五六 的合作文
王杰希视角 @言往和五六 
喻文州视角是我ww
感觉……没人看?




5.
“我总是懂的”
“我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在我眼前出现的是一座幽暗的山谷。我庆幸自己应该算准备充分,围巾足够保暖。
我看向站在我身边的喻文州,他的脸色一如平常,只是对我笑了笑,提起油灯,说:“这次我们要快一点了。”
就像之前一样,我没有问他原因,这就好像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默契。这次他也没有停下步伐跟我解释这句话的意思,只是抿了抿嘴,意示我跟上。
其实他并不需要这样做,我总是懂的。
我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这样的念头,我怔了一下,又很快把这个念头甩开。
辛好他并没有看到我的异样,只是对我说:“这次你要跟紧我,这个地方……就算是我也没法百分百的保证每一个灵魂的安全。”但是他的神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好像对于他所带领的灵魂是否能顺利到达天堂也并不是很在意。就好像是看多了,看淡了,到最后一点也不在意了。
我打了个寒颤。
蓝色斗篷的摆渡人还是淡淡地笑着,我紧跟着他,在这片幽暗中,他提着的油灯显得格外温暖和明亮。
当然,在这片山谷中的恶魔也几乎是平原上的一倍,它们把原本就不宽阔的山谷挤的满满当当的,我甚至可以看到它们眼中——如果那双腥得逼人的东西算的话——就要溢出来的贪婪和渴望,噬人魂魄。它们在我耳边低低地笑着,但是那笑声就像是两片金属的摩擦声一样,刺耳而令人崩溃。
喻文州没有在意这些,但是他的步伐明显加快了很多,而且他越走越快,到最后差不多跑了起来,那盏油灯晃晃悠悠地左右摇摆着,光芒忽明忽暗的。
我有些措不及防,急忙调整了自己的步伐,但还是被他落下了一点。我对这幽暗的环境有种本能的恐惧,或许他没有。
身边的恶魔好像正在期待着我被他完全甩下的时刻,然后像对待我之前看的那个女人一样,把我撕成两半,然后享用一顿鲜美的大餐,尽管我并不觉得自己会很和它们的胃口。
但是终究还是没有的,幸好没有。
“别走神。”
前面沉默着的摆渡人突然出声,声音除去它原本的温和之外,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同时,喻文州伸出了手。好看极了,是那种我一直很喜欢的,白皙而骨节分明的手。
不需要再说些什么,我也伸出了我的手。
他拉起了我的手,他手心的温度很温暖,像他提着的那盏灯一样。他拉着我,拼命地向山谷出口冲去,眼前的光亮越绽越开。身边的恶魔虎视眈眈,但是碍于油灯的威胁,没有一个敢上前来。
前面的油灯还是摇摇晃晃的,但是它还是如初见般的那样温暖,并没有被这里的幽冷吞噬光芒。也就在这时,我感觉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似乎暖的不只是灯,还有心,照理说死了之后不再跳动冰凉无比的心。
我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一本童话书,书上说只要你这辈子足够善良,死后也是不会感觉到冰冷的。我突然想再次翻看那本早已积满尘灰的书本,然后笑了起来。















6.
“只属于我的”

我没想到。这着实让我有些吃惊,如果说会遇到幽暗的山谷还在我的意料范围之内,那么王杰希对我的信任确实有些让我惊喜——惊喜,我想我只能用这个词来描述。事实上,灵魂与摆渡人之间的信任与默契也是顺利通过每一个险峻地形的决定性因素,只是默契这个词我还不敢在第三天说出口。
我们最终还算顺利地逃脱了那些恶魔的利爪,它们瞪着我们,但是没有一个敢上前来。我手中的灯还一颤一颤,细微的火花跳脱着。
冲出山谷时我们两人都在喘着气,相视而笑,就像一对患难知己。这给我一种久违而难以言喻的舒心感与契合感,也让我对前路有了更大的信心和期待。
但很快我注意到了一点——我手中的灯里的火光似乎与刚才相比黯淡了许多,甚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点点消退着。与它一起变暗的,还有这片荒原的天色。
他显然也注意到了一点,皱起眉头。我们又开始快速前进着,好像在和落日比赛奔跑。但幸好在我听到远处传来恶魔嘶吼的几分钟之后,我们进入了安全屋,一切又回归了寂静。
我们之间保持了好长一段时间沉默。今天或许对王杰希是一次冒险,或者惊吓,但以后比这样还令人发指的惊吓或许还有很多。我又望向窗外,混沌的夜色和恶魔的身体融为一体,它们还在游走着。
他突然开口,“你们摆渡人带领这一个个灵魂闯过一个个令人崩溃的关卡,也是真的辛苦了。”
我笑了出来。我们并不是从来不会感觉到疲惫,但是我们在这里待了太久,久到从一开始的不熟练和崩溃到现在的淡然面对。所有的事情到最后都逃不过麻木和适应。
比起这个,王杰希的体谅更让我觉得有趣。我不止一次碰到过那些极端的灵魂,根本不接受现在他们已经来到另一个世界的事实。相对来讲,配合的人总是在少数的。
“你们摆渡人从工作以来都保持着这个样貌吗?”他又开口问。
我一怔,因为答案是否定的。在荒原上不停游走的摆渡人每摆渡一个灵魂,就会根据灵魂的特点变换相貌及更改名字。所以我甚至已经忘记了我原本叫做什么,只能在这一段时间内勉强笑着说,叫我喻文州。
对我们摆渡人来说所有东西都是很容易改变的,这或许也是我们无法透彻理解人类情感的原因。以前最快几天,我就将拥有新的外貌及名字,我现在甚至已经记不起来前几次我的姓名。在我们的本性里,眷恋这个词所占的感情意味只能说是寥寥无几,甚至有一些摆渡人从来都没有眷恋过什么。
我尽量委婉地回答了王杰希这个问题,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他的表情。向我问这个问题的灵魂的确不多,我也一直认为这是个无关紧要的小问题。而王杰希此时的表情却好像又沉重了些。
到现在为止我可以说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他真正轻松而毫无防备的样子,我也大概能猜到他心中一直背负着许多,尽管我并不能确切地知道那是什么。
王杰希却突然笑了,望着我的眼睛。我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到一种意外的柔和的光。
“也就是说,喻文州这个摆渡人,是只存在在我的记忆里的,或者说,只属于我的。”













7.
“我不会忘记你的”

我明显的看到喻文州怔住了,他的黑色眼瞳微微地收缩了一下,然后他别过头去了,好像在掩饰着什么。
我轻轻地笑了,然后轻声说到:“所以,我不会忘记你的。”
喻文州的神情变得极其不自然起来,他张了张嘴,好像还想说些什么,但是他最后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抿了抿嘴,然后勉强扯出一抹笑容——虽然还是很柔和,但是确实很奇怪——说,不早了,你先休息吧。
今天确实很累,特别是在山谷里的时候,喻文州拉着我走得飞快。或许摆渡人并没有“累”这种意识,但是显然,灵魂还是有着人类的一些感觉。
于是我并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坐在床上把今天发生的事又自己梳理了一遍,就躺下了。只是那一整晚,我满脑子都是那只白皙的手,那只手把在黑暗中的我拉了出来,然后那只手的主人对我温和地笑了,他手上的油灯闪着不甚明亮的光。然后他拉着我跑了起来,跑了很久,到最后我突然看到一束光芒,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
再次睁开时,我身边已经空无一人,刚才的那个人,就像是我的幻觉一样,只属于我的幻觉。
再然后,我就真的醒了,喻文州并不知道我看到了什么,他只是披上斗篷,提起油灯对我笑了笑。那盏油灯还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喻文州的笑容也还是完美得无可挑剔,但是我清楚地感觉到喻文州有一些不对劲。
只是那么一点点。
但是我没有问出来,因为我总是觉得,喻文州他会告诉我的,我是能找到答案的。我承认我对他已经有了强烈的信任感。
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地去猜测,我想知道有关这个摆渡人的一切,我现在对这个充满了兴趣——尽管我什么也不会得到,因为喻文州说过,在当上摆渡人的那一刻,他以前的记忆就已经被洗得干干净净。
所以他不记得他以前的名字,以前的样子,只能机械地带领形形色色的灵魂穿过这片荒原,然后看着灵魂们或是升入天堂,或是满怀绝望地逝于恶魔的利爪间。
我是不愿意当摆渡人的,尽管他们有无限的生命,但是这种长生的代价太惨痛了。摆渡人要一次又一次地面临危险和孤独,他们总是得一个人的,那么多的灵魂对他们来说,太微不足道了。
所以当我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脑子里却突然浮现出这样一句话,冰冷而令人难过。
你说你会记得他的,那他呢,会记得你吗。
答案很明显是否定的。他会忘的,甚至我可以说,他们都会忘的。
我还没反应过来,我又一次的走神了。而这一次我的摆渡人并没有提醒我,因为显而易见,摆渡人只是在重复着行走这个动作而已,他甚至比我走神的更严重。
我望去,他的眉头紧皱着,目光有一些涣散和纠结,他的蓝色斗篷被风掀开了,可是他也没有再一次地把斗篷拉回来。他甚至没有看到他手上的灯一点一点地黯淡了下去,那种温和的光在一点一点的消散。就像是恶魔在一点一点的,把光明狠狠吞噬掉。
旁边的黑影再次笑起来,但是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并没有听到那种金属摩擦的声音了。
而我们都忘了,在这个地方,不认真对待这里的环境和恶魔,是要吃亏的。












8.
“而我也相信他”

王杰希的话不断在我脑海里盘旋翻滚,我甚至能清楚地记起他讲那句话时比平常多一层笑意的尾音,着实罕见。它们占据了我脑内大部分的位置,因此我没有注意到逐渐阴沉的天色和微弱的灯火。
恶魔的嘶吼声将我从深沉的思考中惊醒,然后我猛然发现我犯了个致命的错误。我的速度不知道什么时候慢了下来,而我手中的油灯只剩下点点星火,好像下一秒就要被翻涌而来的层层乌云淹没吞噬。我心中忍不住冒出对这低级失误的自我检讨。
我朝前方望去,荒原上的黑影逐渐多了起来,而很明显的,它们正朝着我们的方向而来,速度极快。而我唯一能瞧见的一间安全屋,孤独地伫立在那些恶魔的不远处。
我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让王杰希安全回到安全屋。这个念头促使我一下扭过头去握紧王杰希有些冰凉的手。他好像也才意识到现在局面的严峻,但是他只能有些茫然与无措地望着我。
我是第一次看到他露出这种表情,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对他笑了,虽然我自己都一些害怕,在这个时候。
“跑。我带着你跑到安全屋附近,你以最快速度跑进安全屋,我帮你拖住那些恶魔。”我尽量控制着声音的坚定,然后拉着他朝安全屋冲去。恶魔毫无疑问地盯上了我们,也不停地往我们的方向移动。
“那……你怎么办?”奔跑中王杰希的声音好像多了几分沙哑,却也没有太多慌乱。
“油灯还没灭。况且,我的职责就是要保卫你的安全。”我让自己拼命冷静下来,话里带着从未有过的坚决。
这样的险境我当然碰到过不止一次,每一次我都会为了保证灵魂的安全与恶魔放手一搏,甚至偶尔也会受伤。但这一次,我格外想保护王杰希,我天生的职责是一部分,但更大一部分是因为,我无论怎样也不愿意看到他在我眼前灰飞烟灭的。在他被恶魔侵蚀的那一刹那,一切都会全部结束,那我们之前说过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他说他会记得我的,而我也相信他。
安全屋离我们好像已经不远,但接踵而至的是逐渐昏暗的天色和恶魔们越来越近的怒吼声。很快,我们离斜前方的安全屋只有几十米之遥。但此时,两只恶魔拦在了我们的正前方。它们的目标明显是王杰希,且对我手中只有点点星火的油灯显然毫不惧怕。
我内心忽然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坚定的信念。我回过头去,对他说:“只要你相信我,尽全力跑到安全屋里去,用最快的速度。其他一切交给我。”
相信我吧,真的一秒都不能再耽搁了。
下一秒,恶魔猛然向我冲来,王杰希也终于迈开步子向安全屋冲去,没有回头。
比起我,王杰希很明显更是恶魔追逐的目标,但在它们朝王杰希移动去之前,我挡在了它们的身前,举起手中聊胜于无的油灯。
虽然油灯已经是奄奄一息了,但是恶魔们显然还是有些惧怕,往后退了几步。在我看来它们更像一种类似于狼的可怕生物,有着强壮的四肢和不断流露着贪婪的血色双眼。我最后回过头去,天完全黑了下来,荒原上已经没有了王杰希的影子。
两只恶魔发出低吼,但我没有退让一步。于是它们对望一眼,猛然一起朝我扑了上来。而我也迅速朝着安全屋的方向往后退,也却无力阻止恶魔飞扑而来的身影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