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澈

熊猫 zx

最爱@这个世界厉害了


潜藏着 比钻石还坚硬 名为意志的凶器

【喻黄】捌

一个流水账的故事半原著向  

大概是想写出温馨的感觉  

喻文州太好了 真的是一种语言写不出的好 他真的在发光。

BGM: 陈粒《奇妙能力歌》

0.

   我们终将难解难分,像水融于水中。*

1.

   黄少天有个幼稚的要命的小习惯。每天他都把有些无关紧要的废话写在便利贴上,塞进门口涂着浅蓝色油漆的牛奶箱里,让第二天早起上班的喻文州一定要取出来看。

   大部分纸条都是“今天文州也要努力工作”“还是好爱你哇”诸如此类,美其名曰爱的鼓励,偶尔还附上一两张印花贴纸。但今天的那张浅绿小纸条上不是什么龙飞凤舞的废话,而是一行认真得有些笨拙的字迹外加一个害羞的颜文字——

    今天是八周年哟。(灬°ω°灬)

2.

    黄少天是在整理杂物时发现这一点的。他偶然翻到了印着Q版夜雨声烦的手账本,想起来这是蓝雨首次夺冠时的官方纪念周边。听说蓝雨要出周边时黄少天不知道高兴了多久,拽着喻文州的袖子说一定要把我做的帅一点帅一点帅一点,最好还要有剑与诅咒的款式呀,还要附上我的签名。

    纸张已经有些泛黄褶皱。本子的第一页,就是用彩色水笔写着的大大的数字-2021.6.18,旁边是一颗左右不对称的心,还有一行小小的“我们还有许多个夏天”。

    2021年,黄少天皱着眉绞尽脑汁地想着,是蓝雨首次夺冠的那一年。那一年发生或改变的事太多太多,一个小小的时间点早已在脑海深处变得模糊不清。他尽力尝试着去寻找和喻文州的故事的开始,却突然发现,哪来的什么开始呢,喻文州早已彻头彻尾地融进自己的心里。

3.

   一切故事或许还得从青训营说起,一个很难用寥寥数词词语概括的地方。

   那时的机会主义者不过是个整天瞎嚷嚷的少年,凭着自己高出他人的成绩成了是一群小毛孩的头儿,连每次吃饭身后都呼啦啦一大群人围着。而未来的战术大师还总是被他们骂着吊车尾,说赶紧离开这儿回家做你的乖宝宝去。

   在那个不怕惹事的年纪里,黄少天是骂的最厉害的。狮子座一向不服那些没能力还表面清高的人,他带着帮小弟有事没事对着喻文州冷嘲热讽。可喻文州那小子从来不为所动,连反驳都没有一句。无论是被魏老大劝退,或者被同龄人嘲笑,甚至公然挑衅,他的背脊依然挺得笔直,丝毫没有动摇,就像他训练营测试排名垫底的位置。

   黄少天绞尽脑汁也不明白这个人怎么跟块石头样顽固,却偶尔会在半夜起来泡面时,偷偷透过厨房门看正在给自己加训的喻文州细致而认真的样子。屏幕淡淡的光线围绕在他的身侧,似乎也变得格外温柔。

   后来蓝雨首冠后,黄少天在和青训营那帮狐朋狗友的微信群上打字:看到我们蓝雨队长闪闪发光的样子了吗

   我很早就见过了,超帅。

4.

   黄少天可能不知道水瓶座内心何其敏感。他们害怕别人的看法又有些表面好强,更别说是对上自己喜欢了两年的人。

   很意外的,喻文州自己也想不到他会被这么锐利的锋芒吸引且迷上,不止一次想去轻抚那人柔软的发梢,将有些瘦弱的他搂进怀里。所谓的心脏居然用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思考究竟用怎样的面貌面对黄少天才能不被他嫌弃,像个思春少女。

   后来黄少天问究竟为什么会喜欢他呢,喻文州却是怎样也说不清楚,只好笑着说这世界上太多美好的事物终归是没有理由的。

5.

   黄少天的20岁生日那天喻文州专门跑去买了一个一磅的芒果芝士蛋糕,点上两只蓝色的蜡烛,还是剑的形状。

   那天晚上宿舍里空调坏了,两人就在阳台把它分了。动叉子之前喻文州说少天许个愿望吧,黄少天就紧闭眼睛,口中念念有词,说第一希望蓝雨越来越好越来越棒,第二希望我可以成为别人心中真正的剑圣,第三希望将来有人来疼爱这个这么可爱的剑圣!

   喻文州听了,笑得肩膀一抖一抖。

   那个晚上就这么过了,两人都被咬了一腿蚊子包,还觉得挺满足。

6.

    第六赛季决赛前夕,黄少天不厌其烦地和王杰希在QQ上瞎扯,问明天你就要对战宇宙第一战队蓝雨啦有没有做好被我砍死的准备。

    王杰希那边过很久才回复了一个省略号,和一句“不应该和你们队长好好谈谈吗”。黄少天一怔,放下手机,目光望向背对着他站在窗边的喻文州。

    六月的G市天气多变,此时窗外正下着倾盆大雨,伴随着有些急促的风声,雨滴斜斜地打在玻璃上。喻文州的目光透过缓缓升起的白雾,望着在雨中有些模糊不清的霓虹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长期以来,黄少天一直没办法从他深邃的眸子里读懂些什么。可现在,他却瞧见对方眼里少有的疲惫与迷茫,似乎被一层轻纱覆盖,少了几丝光彩。

     那个……队长。黄少天犹豫片刻最终开口,你别太紧张,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你看今天老天下雨啦,这就说明明天是蓝雨赢啊毕竟蓝雨的大家都那么厉害,还有我呢是吧哈哈。

    黄少天心里吐槽着怎么这么尴尬,却看到喻文州一下子笑了出来,眉眼格外柔和。是呀,有少天呢。

    黄少天一直觉得,喻文州其实是很喜欢笑的,发自内心善良的笑。例如每次喊自己的名字尾音时,例如第二天喻文州比赛时从容不迫运筹帷幄时,以及在众人簇拥下捧起冠军奖杯,轻轻用手擦去黄少天脸上的泪滴时,他都在笑,在白晃晃的灯光下显得格外迷人。

7.

   很久之后黄少天从战队相册集里找到了得到冠军的那个晚上的一张合影。好像是在宿舍里,大家都疯了,抱着啤酒瓶当水喝,电视里还在播《海阔天空》的MV。黄少天占据了镜头的四分之一,手里紧紧攥着两张账号卡,笑得连眼睛都看不见。

   唰地一下黄少天全想起来了,那天晚上他猛灌了自己三瓶啤酒,一直攥着自己和队长的卡,不停挥舞着说让剑与诅咒永远在一起吧在一起吧,然后迷迷糊糊投进一个带着薄荷香味的怀抱,听到有个温柔的声音说好。

8.

   那个夏夜黄少天许下的幼稚愿望竟一个个实现了。

   在喻文州的带领下,第十二赛季蓝雨再次登上了冠军宝座。而黄少天也如愿以偿地被许多人称作少天前辈,夜雨声烦四个字前面总是加上剑圣二字。曾经的黄金一代终究蜕变成了许多人心中憧憬仰慕的样子。

   十三赛季末,将蓝雨变成荣耀里地位不可撼动的老牌战队的蓝雨双核宣布退役。电竞新闻频道反复播着剑与诅咒并肩作战的精彩瞬间。

   马上要搬离蓝雨宿舍,黄少天踮起脚,把墙上一张张海报摘下来,卷好装进纸箱子里,和夜雨声烦的账号卡放在一起。拆到最后一张剑与诅咒的双人海报时,黄少天突然哭了出来,眼泪滴在手中夜雨声烦的飒爽英姿上。有什么最重要的东西悄然离去了,却根本抓不住。

9.

   退役后的黄少天成了蓝雨战队的主教练,而喻文州不负众望地当上了联盟主席。黄少天得知消息时哈哈大笑地说要不要给你买几瓶速效救心丸啊。

   生活在慢慢变化着。黄少天渐渐收起了年少的锐利锋芒,成了青训营里所有学员的共同偶像。而喻文州也经常穿梭在一场场应酬公务中,把蓝雨队服整齐叠好,放在了衣柜的最底端。

   偶尔心血来潮,黄少天会戴着口罩去小区旁边的报刊亭买一份电竞周刊,然后仔仔细细地把上面喻文州的专栏采访看一遍,再把他的西装写真剪下来,有事没事看着乐。

10.

   那本印着Q版夜雨声烦的笔记本很快就写满了,别名是和喻文州的恋爱日记。再次翻开,黄少天才知道八年来这心脏怎么把自己撩得魂不守舍,甚至可以透过纸张闻到一股可乐橡皮糖的味道。

   新晋的联盟主席很忙,这并不代表他没有时间带着他的男朋友去逛街,然后给他全世界最可爱的男朋友买香芋冰激凌,也不代表他没有时间带着他的男朋友去看校园爱情电影,然后抢对方嘴里的爆米花。

11.

   想了这么多,黄少天恍然发现,喻文州从那个青训营的少年,到如今的联盟主席,一直是这样,自己最喜欢的模样。

   时间过得比想象得快太多。一眨眼间那群捧起奖杯欢呼雀跃的少年似乎化作恍惚的飞影,带着笑意的样子一点点被冲淡,抛在昨天。而黄少天咬着笔尖想了许久才突然发现,脑子里与荣耀有关的所有,都打上了喻文州的烙印。

    哇,真是讨厌。黄少天撇撇嘴,心里盘算着八周年要让他给自己买什么礼物。

12.

    早上走的有些匆忙,喻文州把纸条展开时已经是午饭时间。他扭头看向办公室里的电视,上面正在重放职业联赛第十四赛季总决赛的场景。团队赛还未开始,镜头便扫过主席台上浅笑的自己和观众台上坐在最前排的黄少天,他手里晃着印着蓝雨logo的扇子,拼命地喊着加油。他的神情仍然专注,侧脸的轮廓丝毫不减锐利。

    喻文州也不得不承认八年来真正变化的东西还是很少的,就比如发自内心热忱而坚定的爱,无论是对荣耀,还是对他。

13.

  “从头到尾,我始终相信还有很多个夏天。蓝雨,或是我们。”

 

 




【喻黄】Youth

-新人第一次发文小学生文笔请多指教ww

-BGM:戳爷TroyeSivan的《youth》

0.

  最后一次问你,你是要跟我安然无恙互相道别,还是直面火光响彻天际。

1.                                        

  黄少天一直觉得,小时候最幸福的事就是在电风扇下叼着根冰棍,翻阅着同学那儿借来的热血日漫,幻想着自己也将有段不同寻常的青春,也会成为别人眼里闪闪发光的偶像,然后大手一挥,把那张不及格的数学试卷扔进垃圾桶。

  就怀揣着这样的理想,黄少天毕业于于一所二流大学,成了个只会耍耍嘴皮子功夫的实习记者,靠写些离题万里的小报道度日。

  可很快他连房租都付不起,索性将自己整个打包,暂住在朋友靠近郊区的老房子里,过上了小时候吹电风扇啃冰激凌的生活,还自认为挺幸福。

  可报社主编在和黄少天谈了一小时心后,叹口气说,黄少天啊,记者要具备的素质,黄少天只有一点。黄少天很激动地说哪一点哇,思维活跃还是语言新颖?

  那边顿了顿,厚脸皮。

  黄少天没有半分迟疑,果断挂了电话,红色摁键按下,也相当于啪一声断送了这份工作。

2.

  挺好玩的。

  那个晚上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思考将来何去何从,就在打开柜子时赫然发现红烧牛肉和香菇炖鸡都已经没有了存货。可非常不合时宜地,一阵烘焙曲奇饼干的香味爬过窗子,拼着命往黄少天的鼻子里钻。

  我x。

  黄少天狠狠咽了口唾沫,回想起白天在电梯口碰到的一脸温和笑容的男子和他手里的一袋面粉,确认那就是自己隔壁似乎人很好的房东,最终抵不住诱惑,决定发挥一次所谓的“职业特长”,啪啪拍两下脸,让自己的的笑容看起来更热情些,迈步跨出了房门。

3.

  黄少天意想不到,那名叫喻文州的男子真的为自己打开了房门。在楼道的灯光下微笑着听黄少天结结巴巴解释了现在的情况,然后端出新鲜的巧克力曲奇放在了黄少天的面前。黄少天第一次觉得,没办法用语言表达对人的谢意,而且还是个陌生人。

  喻文州介绍说自己是个作家。黄少天狠狠地向这位不知为何能让自己安全感的男子发泄了今天下午那通电话带来的不愉悦,然后叹口气说,看你气质这么好,还居然会自己做饼干,生活一定挺幸福吧。

  所以你这是在采访我吗?喻文州笑着将一杯橙汁放在黄少天面前,说知道吗,别再看那些热血漫画了,都是骗人的。对了,那个饼干留一点,少天别吃完了。

  ——就是这样天生让人产生亲近感的人,不过一会儿就开始喊自己少天了。黄少天有些疑惑的问为什么,喻文州轻笑一声,说这是女朋友点名要吃的。

  他的尾音很淡,散在寂静的夜色里。

4.

  这还不算高潮。

  高潮是黄少天听到这句话后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然后恭敬地向喻文州道谢,准备离开这儿,却发现钥匙落自己家里了。

  这叫那什么,人倒霉起来喝西北风都能塞牙。

  黄少天尝试着用最婉转的语言和喻文州解释这一切,却听到他的声音,你留着吧,正好,刚才那个问题我还没有回答你。

  你感激地一时说不上话,忽略了他眼底深藏的一抹柔和。

5.

  那个晚上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没有睡,借着窗外稀薄的星光聊天。

他说,美好的青春谁没有憧憬过呢,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看《意林》上那些满是幻想的文字,想让自己也沉溺其中。可我发现,那些故事也只是写写而已。想不到吧,现在我也成了这样欺骗小朋友的人。少天呢?小时候也这样被骗过吗?

  喻文州突然发问,黄少天先是呆滞几秒,然后打了个激灵,猛甩几下头,尴尬地笑起来说什么啊我以前很少看书的啦所以现在写作才这么差哈哈哈哈。

  不就是为了掩饰刚才偷偷看喻文州在一片漆黑中眼里闪着星光的样子,不至于这么夸张吧。黄少天在心里翻个白眼。

6.

  那个晚上就这么过去了,除了黄少天身上大大小小十几个蚊子包,也没留下些什么特别的回忆。生活还是照样过着,黄少天用自己的三寸不乱之舌说服了另一家小报社的社长,同意给他个杂志编辑的职位。

  偶尔在橱柜里的方便面都被清空之时,黄少天也会厚着脸皮去敲喻文州的门,再和他随便聊聊天。聊他,聊黄少天,聊喻文州的女朋友。

  这个话题黄少天是不怎么愿意提及的,因为每次提及这个话题时,喻文州脸上都会带着苍白的笑意,叹口气带着沙哑的嗓音分享些有关她的琐事,多数是今天她又为了怎样鸡毛蒜皮的小事与自己闹矛盾或者吵架。

  那多不值啊!黄少天皱起眉头,每次刚想拍桌子站起来,甚至给那个胡搅蛮缠的女人打通电话,喻文州冰凉的手就轻轻覆上黄少天的手,轻轻拍拍。

  黄少天哼一声,装作不经意挣脱开他的手,撑着自己的脸颊,试图用胳膊掩盖自己有些发红的脖根。

7.

  黄少天对喻文州有种似乎与生俱来的信任感,却唯独不相信他所说的“没有真正的热血青春”。迷信也罢,幻想也好,黄少天总觉得他人生中那个真正光彩绚烂的篇章还未到来。

  任心遗落,再难找寻。黄少天咬着筷子想了好半天,憋出一句理由来。喻文州听了一下子轻笑出来,捂着嘴说少天好文采,然后黄少天自己也忍不住哈哈哈哈起来。

8.

  小杂志,销量当然一般般。那天晚上黄少天闲着无聊,从QQ里扯出和喻文州的聊天框,打趣似的问喻作家有没有什么新作呀给点面子愿意来我们杂志上发表一下。

  滴滴声响起,几乎是秒回。一个word文档,下面附字说写了很久的故事,不知道能不能发。黄少天的眼皮跳了跳,双击鼠标打开了文档,却一下子被吓住。

  一个耽美故事。

  黄少天:女朋友不知道?

  没有回复。

9.

  黄少天开始彻底意识到两人的关系不对头时是在一个夏夜。他站在阳台上和家人打电话,黄少天坐在沙发上捧着本书,心思却完全在偷听喻文州讲话。他咬字极轻,听得黄少天心有点痒,好像被猫爪子一下下挠着。

  电话那头是个中年妇女急切的声音。她先是不停问着喻文州的生活近况,在得到肯定答复后随口问了句“和她有没有结婚计划啊”。

  黄少天一诧异,心一下子被揪紧,连呼吸都有些急促。然后他听到喻文州说,在考虑呢。他的声音极淡,好像下一秒就要被晚风吹走。

  然后黄少天脑内一下子死机,冲去阳台摁掉喻文州的电话,眼泪夺眶而出大吼着你他妈绝对不许把你的人生就这么糟蹋了。

  老子会心疼。

10.

  其实那时喻文州早已与女朋友和平分手,只是不想这么早告诉母亲而已。可他想不到的是黄少天如此大的反应和满含泪水的澄澈眸子。

  他安抚似的拍拍黄少天的肩,扯出两张纸巾递给他。喻文州动动嘴想说些什么,最终却没有说出来。

11.

   那天晚上十点多,手机屏幕忽然亮起来。QQ特殊提示音使喻文州放下手中的书本,拿起手机,却一下子愣住。

  少天:真的值吗

  没有标点符号的四个字让喻文州立刻意识到或许发生了些什么,皱起眉头到他家门口按着门铃。

  半晌之后门吱呀一声打开,喻文州看到的是一个跌倒在地脸上满是泪痕的黄少天。他缓缓抬起头望着喻文州,发红的眼里蒙着层薄雾。

  喻文州仿佛被定在原地。

  喝酒了?他紧锁着眉头,将他从地上慢慢扶向沙发。喻文州抬起手腕,轻轻替他擦拭去脸上滚烫的泪水。可他的手腕猛然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又轻轻松开。

  四目相对,喻文州忽然鼻子一酸,视线模糊起来。这个可爱的人呐,这个敏感的人呐,这个为喻文州如此感情用事的人啊,终究还是让喻文州输得一塌糊涂,又心服口服。

    从头到尾黄少天什么都没有说,黯黑的眼睛一直盯着喻文州。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内心这份疯狂幼稚甚至不切实际的爱还能隐瞒多久。或许永远无法重见天日,或许在岁月的消磨中慢慢殆尽。可他更不愿意看到喻文州因为另一个人而折磨自己,他痛彻心扉,又举手无措。

  黄少天突然笑起来,是那种孩子气似的笑,眉眼都弯起来。

  诶?他的嘴角上扬着,你和我喜欢的人长得好像哇。

  喻文州看着他,滚烫的液体滴在黄少天白皙的手腕上。

 

  那你能不能帮我转告喻文州,我喜欢他好久好久啦。

 

  那一刹那喻文州突然想起曾经看过的一句话,说人们在说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时,眼里是有星星的。

  黄少天的眼睛中,是有星星的。

 

  好巧啊,喻文州笑着说。

  他已经知道啦,而且,他也很喜欢你。


  非常喜欢。

 

11.

  接下来的事谁也不知道了。比如在一个晚上,天空干净透彻。喻文州策划了为黄少天一个人的烟火表演,想告诉他,原来以前自己所谓的“没有青春热血”,只是因为没有遇见他。而现在,真正的绚烂要到来了。

  那一刹那,黄少天耳边的,是无数如同繁星般灿烂的灯火,闪烁着在天际飞跃,炸裂,绽出绚烂的光彩,向他们直面而来,宛若天堂。

12.

  我的青春我的热血都属于你

  游走天际啜饮瀑布

  真相响彻天际你无法视而不见

  牵着你的手我们一起走

Fin.


国王游戏【半全员 逃脱向】

耶。

这个世界厉害了:

小学生文笔
可以评论你想复活的人物(2个)
【私设如山】
【3】
“什么游戏本小姐才不关心,我只关心孔明他们现在在哪里。”
孙尚香率先开口,她警惕地看了看四周,抬头大声说到。
“啊呀啊呀,这么急……就不好玩了,那么,大小姐,你先闭嘴吧。”
是那女人的声音,还伴着一声冷笑。
孙尚香刚想反驳,却发现嗓子一阵抽痛。
“香香!”
看着孙尚香一脸惊愕的表情,刘备顿感不好,急忙上前去扶住她。
孙尚香轻轻地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的声带。
我不能说话了。
她用口型说到。
所有人瞬间感到一阵恶寒,孙膑比了个“嘘”的手势,意示大家先听女人说完。
女人的声音在一阵寂静后又响起:“总算安静了呢。”
“那么,我就为大家讲解一下游戏规则吧。”
“在各位英雄中,有一位‘king’和两位‘queen’。‘king’每隔三个小时就会指定一位英雄击杀另一位英雄,在击杀目标被杀死之前,指定击杀英雄不能击杀其他英雄。其他英雄可以击杀指定英雄。三个小时时限内,若两人都存活,则两人都要强制死亡。”
“而‘queen’能复活一个人,但被复活者只能透露‘king’的一条信息,否则强制死亡。”
“那怎样可以算胜利?”李白沉默半晌,开口道。
“每人有一次指认的机会,指认正确,击杀‘king’,存活的人可以离开。反之,指认错误,被指认者和指认者将被强制死亡。如果最后存活只剩下‘king’的话,‘king’可以离开。”
“顺便提一句,英雄间可以相互击杀哦。也就是说有时候‘king’并不一定要别人替他下手呢。”
“只有‘queen’和‘king’知道自己的身份,两位‘queen’并不知道另一位是谁呢。”
“各位的技能,我都已经封印了。”
“还有,不要想着逃跑哦,那扇门已经被我关上了哦。”
所有人蓦然一惊,韩信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最后一个进来的刘邦。
“是真的,我们跑不了”
刘邦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只是细看的话还能隐隐地看到他眼底的不安。
“那么,还有疑问吗?”
所有人都沉默着,空气异常安静,,弥漫着涌上心头的恐慌。
“那,开始吧!”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似是为他们铺好了通往死亡的道路。
之前北面的那扇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露出里面黑暗的走廊。
来吧,走进去,我们的游戏,从这里开始。
【4】〔所有人物出没〕
之后,女人再没出过声。
众人也都沉默着,所有人的面色都有些难看。
“愣着干什么!本大小姐可不想死在这里……”孙尚香实在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氛围,而且嗓子中的疼痛感消逝了,她喝了一声,转身便走。
“反正现在,本小姐才不想死在这里!”
看着孙尚香的身影逐渐融入漆黑一片的走廊,刘备的眼神隐晦的暗了暗。他皱了皱眉头,快步追上了孙尚香。
“哟,刘玄德,别给本小姐拖后腿啊!”
孙尚香看着身后沉默着的男人,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那……重言,子房,我们跟上他们?”刘邦把手搭在了自家将军的肩膀上,嘴角虽是上扬着的,可是笑意并未达到眼底。
韩信和张良互相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刘邦走向了那条走廊。
剩下的英雄也纷纷回过神来,李白也不愿停留了,扯着狄仁杰和李元芳一个“将进酒”冲入那片黑暗之中。
庄周骑着鲲慢慢悠悠地晃进了走廊,扁鹊扯了扯围巾,一言不发的跟了上去。
兰陵王抿了抿嘴唇,没入黑暗,花木兰也强压住心中的恐惧,她张了张口,提上剑,对兰陵王笑了笑。
“喂,一起走吗。”
虞姬跟上了项羽,她不断的摆弄着手上的枪,反复握紧又松开。
不知火舞收起手中的扇子,她冲娜可露露和橘右京明媚一笑,“いこ行こう、いっしょ一緒に?”【一起走吧】
马可波罗用整理了一下帽子,孤身走向走廊。
貂蝉扯了一下赵云的衣袖,冲他露出了一个十分好看的微笑,“子龙哥哥,走吧?”
吕布瞪了赵云一眼,快步跟上貂蝉。
露娜叹了一口气,她摸了摸腰间的刀,孙悟空倒是不甚在意的样子,只是默默地跟在露娜的后面。
剩下的人越来越少,最终,空荡的大厅只剩下了孙膑和小乔。
“孙膑先生,周瑜大人……他还活着吗?”
小巧的女孩轻咬下唇,她觉得事情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想像。
孙膑一时无语,他表情复杂的看了小乔一眼,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小乔说,他觉得诸葛亮和周瑜此次一定是凶多吉少了,但是看着眼前的女孩儿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他还是选择了安慰她。
“公瑾……他一定还活着的。”
小乔的眼神沉了一下,但是很快,她又笑着对孙膑说,“那我们也快点跟上他们吧。”
孙膑轻轻点头,最后两个人的身影也被那片黑暗吞没了。
——
“‘king’已经确定第一个攻击目标,攻击目标将在三小时后更新。”
第一个攻击目标,会是谁呢。
——
不要脸的打上一堆tag
介绍基本人物
@辰c